Discuz! Board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1440|回复: 0

校园畸形者

[复制链接]

3383

主题

3414

帖子

1万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11095
发表于 2019-2-11 13:03:58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1.不能碰的海报

  亚良邀请我去他的宿舍做客的时候,我很惊讶。虽然他救了我一命,但我们实际上只见过一面,相处还不到一个小时。不过,我不可能拒绝救命恩人的好意。

  亚良是个大三学生,在一所名声很差的三本大学混文凭,住的宿舍也相当简陋,但他的床铺却简单干净,全然不似一般男生那样脏乱。

  床铺上方的墙上贴着一张马戏团的宣传海报:共用一个身体的双头姐妹,穿着欧洲宫廷服饰,做了个邀请的动作。她们的长发,像真的一样,我忍不住伸出了手……

  亚良突然将一杯水递到我面前:“真是抱歉,这里只有白开水了。”

  我接过水杯,眼睛却不由自主地再次瞥向海报:“这对姐妹是真的吗?真的是双头人?”

  亚良耸耸肩:“不知道,我只是觉得很酷,就买了回来。”

  我正想再问,宿舍门突然被打开,那人进来看也不看我们,冷冰冰地走到靠窗的床铺就开始收拾东西。

  “我人缘太差。”亚良苦笑着。

  “对了,老师叫你去办公室拿资料。”那人突然抬头对亚良说。

  亚良怔了下,随即让我等一会儿,便出了宿舍。

  “以后别和亚良走得太近,他不太正常。还有,别碰这海报,他会发狂。”亚良一走,他的舍友就抬头警告我。

  “为什么?”我奇怪地问道。

  他边收拾边说:“上一个碰了这海报的人,现在还在医院躺着。”

  “你叫什么?”

  “赵冬。”他打包好最后一件物品,往我手里塞了张纸条,“我要走了,亚良就是个神经病,不想死得莫明其妙,你就离他远点。”

  目送他走出去,我不甘心地来到海报旁,伸手摸了上去。只要摸—下……只要能确定……

  眼看差一点就能摸到海报,门突然发出“砰”的一声巨响,我倏地收回手,惊骇地转头看去。

  亚良面无表情地站在门口,盯着我手的眼神暴戾无比。

  我无措地站在原地,半晌,才勉强扯开嘴角:“你、你回来了?那什么,赵冬他先走了,天色也不早了,我也得走了。”

  “都中午了,吃了午饭再走吧。”亚良走到我身边,道:“这个女人的头发是真的,昨天我剪发的时候正好遇到个美女,因为觉得她发质很好,所以就买了些断发回来,自己处理了下。”

  他看着我,嘴角弯成一个笑的弧度:“这样是不是很有艺术感?”

  我愣愣地点了点头,心底却有个声音叫嚣着——他在说谎!这是我妹妹的头发,这是我失踪了好几天的妹妹的头发!

  说起来,为什么那天他也会出现在我妹妹失踪的地方?想到某种可能性,我不由得打了个冷战。

  2.不停

  最后,我还是和亚良去了附近的饭店,因为他说能提供我妹妹的线索。

  他似乎很高兴,点了好几个菜。

  “你不是去拿资料了吗?”我试图打开话题。

  “今天老师休假。”他的语气平静,眼神中却泄出丝丝挫败,似乎对被骗了这件事很懊恼,“算了,说这个扫兴。你不是要找你妹妹吗?为什么要去那里?她失踪前留下什么线索没?”

  我摇了摇头,妹妹是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走掉的,等我发现时,已经过了一天一夜。

  “我报了警,警察追着线索到了那个仓库,之后线索就断了。”我揣摩着亚良的表情,“警察还在寻找中,我心急如焚,就想再去那个仓库,看有什么被遗漏的线索没,没想到却招惹到地痞,差点儿……”

  亚良同情地点了点头:“幸好那天我也去了那儿,不然那么荒凉的地方,你一个女孩子多危险。”

  “说起来,你为什么会去那儿?”我趁机问道。

  亚良沉默了下,道:“我有个好友曾经死在了那个地方,我那天去,是想吊唁她。”我的心“咯噔”—下,对眼前的人越发怀疑。

  “我妹妹她……长得比较特别,所以很容易就吸引别人的注意。之前也遇到过很多危险,后来她就很少出家门了,只是没想到,这次居然会一个人跑出去。”我缓缓说着,双眼审视着对方的表情,企图从中看出些什么来。..

  可惜他的表情再正常不过,一点儿值得怀疑的地方都没有。勉强吃完这顿饭,我立刻告辞。他没说什么,一直把我送到车站。

  亚良的学校在郊区,我坐着公交车直达市内,立刻按着赵冬给我的纸条上的地址,找到了他。

  “我就知道你会来。”赵冬给我倒了杯水。

  我接过水,对他挑眉道:“你给我这张纸条,不就希望我来?”

  赵冬笑了笑,对我说:“其实那间宿舍原本有6个人,只是后来都怕亚良,所以全部搬了出来。”

  他看向我手里的杯子,说:“我们怕他,不仅仅因为他把一个人打进了医院,而是更早以前,大家一起洗澡的时候,发现他的左侧身体,从脖子直到脚踝,有一条又粗又狰狞的疤痕。当时一个哥们儿好奇,就问他怎么回事。”

  赵冬深深吸了口气,才道:“他说‘我杀人时留下的,因为创口太深,除了整容没办法消除,只能这样了。’当时我们全部倒抽了一口气,虽然不知道他说的是真是假,但一想到他平日的怪异举止,就不由离他远了点。直到后来他差点儿把那个人打死,我们终于认识到他的可怕,纷纷搬离宿舍。”

  我将水放在一边,有些纳闷为什么赵冬急于让我离开亚良。

  就在这时,门突然被人暴力地一脚踹开,我和赵冬齐齐转头,正好对上亚良怒火熊熊的双眼!

  “你果然来找他了!”亚良一步步走进来,五官因愤怒显得狰狞无比,“从饭桌上你能叫出他的名字开始,我就怀疑他和你说了什么。”

  现在的亚良,我丝毫不怀疑他会杀了我!

  “我只是找他说说话,真的,什么都没有……”我解释着。

  “你来找他,你竟然来找他!”他大声怒吼,“你不信救了你的我,你却信他……”话还没说完,他突然一头栽倒在了地上。

  我惊惧交加,在亚良的身体后,赵冬喘着粗气,手里的木质凳子还维持着砸人的动作。

  “怎么办?”他无助地看着我,“他,他这样……我不是故意的。”

  “我知道。”我安抚道,“先去找根绳子把他捆起来,然后报警吧,我估计我妹妹的失踪,十之八九就是他造成的。”

  “你妹妹?”赵冬惊异道,随即又有些犹豫,“报警?”

  我对赵冬的反应有些奇怪,不由疑惑地看向他。赵冬像是被蝎子蛰了一下,立刻从箱子里丢给我一根绳子,然后说要去报警就跑了出去,甚至连门都没有关。

  我皱眉去关上门,然后将亚良绑在了床上。

  在等亚良醒来的时候,我越想越觉得赵冬很奇怪,报警打个电话不就行了,何必要亲自跑去?

3.纵火

  亚良并没有晕很久,他看了看我,又试着动了下手脚,才幽幽叹了口气道:“你把我绑起来干吗?”

  我有些惊异于亚良的冷静,面上却冷笑道:“你是不是把我妹妹杀了?”

  他不答反问:“你知道你妹妹怎么死的吗?”

  “你什么意思?”我沉声问道。

  “你妹妹,她是自杀的。她死前说,那样的身份,死了才是最好的解脱。哦,对了,你一定也不知道为什么你妹妹会去那里——是因为有人告诉她可以带她离开这里,逃得远远的。

  “但是他们只是想把她骗进那个仓库里,当猴子一样戏耍罢了,毕竟你妹妹可是双头人!我本来想报警救她,可惜刚拿出手机就被发现,被捆成粽子一样扔在角落,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在那些人或新奇或猥亵的目光中,绝望自尽。”..

  我刷地站起来,怒视他:“那为什么你没死?他们为何放过了你!”

  亚良嗤笑道:“不过一群孩子罢了,见个死人都要吓掉半条命,哪儿还有勇气杀人?”

  就在这时,门外突然火光大盛,浓烟顺着门缝飘进来,呛得我直咳嗽。

  门打不开,我奔到窗户边企图跳窗,却发现窗户被钉得死死的,根本打不开,随即我看到赵冬和另外4个人急匆匆逃离的背影。

  “骗你妹妹出来的,就是赵冬。”亚良的声音带着寒意。

  “现在怎么办?”我恨恨地问道。

  亚良道:“你给我松开,我有办法。”

  我上前松开他的绳索,他一边活动手腕一边道:“他们虽然没有杀人的勇气,但是兔子被逼急了也咬人。从赵冬离开宿舍那天起,我就暗暗注意他,他找人换玻璃那天,我偷偷在玻璃上做了手脚。”说着,他拿起桌上比较尖锐的器械,朝玻璃的某个点一戳,整块玻璃居然应声而碎!

  就在我们安然离开后不久,火势愈加凶猛,狂怒地吞噬了一切。

  “他可真够极端的。”亚良皱眉,“到底是什么让他这么不顾一切?”我想起之前赵冬反问我“你妹妹”时的怪异,说:“估计是我的话刺激到他了。”

  赵冬一开始让我来,应该只是试探看亚良有没有说出什么不该说的,没想到我竟然是死者的妹妹,这个意外让他—下子就慌了,于是找了其他4人一合计,决定灭口。

4.疤痕

  我问亚良:“你既然知道一切,也担心他们对你不利,为什么不报警?”

  “然后呢?你妹妹是自杀的,就算是抓了他们也判不了什么罪。我犯不着为了一个陌生人惹事,而且,比起讨还公道,你妹妹也许更喜欢这样默默地死去,毕竟,她受了太多歧视的苦。”

  我无言以对,半晌,才道:“那我妹妹的尸体到底哪儿去了?”

  “被我火化了。她说想要自由,所以我就将她的骨灰撒向大海,只留了一撮头发和一点点骨灰。”

  我揉了揉额头,突然不知道经历这些,甚至差点死亡到底为了什么。凶手抓不到,妹妹的尸骨也找不回来,我做这些有什么意义?接下来该怎么办?

  亚良走过来,拍了拍我的肩:“我早就说过,你最好放下现在的行动。”

  他腰间的衣服被玻璃划开一个口子,随着他的动作,隐隐露出那条狰狞的疤痕来,我心中一动,问道:“你的疤痕怎么来的?”

  “杀人时留下的。”亚良不甚在意地整了整衣角,“这是对我的惩罚,也是那两人的诅咒。”

  我转身向外走去:“走吧,现在先去找到赵冬,劝他自首才是要紧的。这次,他可犯了罪——纵、火、罪!”我一字一顿,说得咬牙切齿。

  可惜我们找遍所有可能的地方,都没有找到赵冬,于是决定直接去警局报警。没想到,赵冬居然在警察局门口和我们相遇了。

  “我实在受不了了,这几天过得简直像是炼狱,一闭眼就能看到你们被烧得焦黑的样子。”他流下了泪,“如果时间能倒流该有多好,如果我一开始能勇于承担后果该有多好。”

  我和亚良默然无语,只能目送赵冬走进警察局。

  事情完满解决,我好心情地邀请亚良去我家喝一杯。因为两人都不喝酒,所以我特意泡了上好的茶。

  亚良端着茶深深嗅了-—下,然后对我笑道:“你说,这杯茶下肚我还能醒得过来吗?”

  我端着茶杯的手微微一晃,稳了心神,问道:“你在乱说什么?又不是酒,哪儿可能醒不过来?”

  他却低低笑了声:“这个世界,有钱人的癖好就是多,有人热爱搜藏干尸,有人热爱搜藏畸形人。为了满足他们的癖好,就有一些‘猎头’应运而生。”

  亚良看着我,乌黑的眼中有些我看不懂的情绪缓缓流淌:“小嫒,你就是‘猎头’,死掉的人也不是你妹妹,而是你的‘货物’对吗?”

  “哐当”一声,茶杯碎在我脚下。我问:“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?”

  “一开始就知道。”亚良说得云淡风轻,“如果她在这世上真有‘姐姐’的话,怎么可能把死看成解脱?”他又指了指身侧的疤痕,“你是干这个的,一定一眼就能看出我的疤痕是怎么来的,你往我茶里下麻醉药,是想让我顶替你‘妹妹’的位置吧?”

  “你真是个聪明人。”既然被识破,我也懒得伪装,“我确实想用你顶替她的位置,但你也知道,‘双头人’的价值就在于一个‘双’字,拆开了就没什么价值了,所以,我联系了一位医学狂人,他很乐意接收你这种分离手术后成功存活的‘双头人’。”

  “真不巧,那位给我做分离手术的医生也和我打了个赌,赌约就是我的身体。”他靠着沙发,看着我笑,“我这人其实心很狠,当初为了能和弟弟分离,过上正常人的生活,不惜瞒着妈妈和那个陌生的医生走。后来手术很成功——当然,只是对我而言,因为弟弟在术后不久就死了。妈妈受不了这样的打击,在得知真相当天就自杀了。”

  “怪不得你说这疤痕是杀人时留下的。”我恍然。

  “那个医生说我没有心,所以和我打赌,如果我能在之后的3年里融入正常人生活,就放我自由,如果不能,我就得把身体贡献出来给他研究,赌场就是那座学校。”

  亚良抚摸着脖子上的疤痕,轻声道:“我渴望了将近20年,但直到真正和正常人生活在一起,才知道人心有多复杂,有多难懂。我拼命融入他们,可总是不得要领,处处被人排斥。”

  “直到那天晚上,我亲眼目睹了她的死亡,她用鲜血教给我一个道理:异类就是异类,没有人会拿正常的眼光去看你,即使你装得很正常。”亚良看着我,泪水喷涌而出,“我救了你的时候很高兴,想着这样总会有人喜欢我了。甚至计划好了如何通过你,一步步融入这个社会。可是,就连你,也不喜欢我。”

  随着他这句话落地,我的心像被什么狠狠抓了_—下,说不出的痛。

  “哎呀,这就是你说的‘物品’吗?”一个声音插进来,“抱歉,我看门没关就直接进来了。”

  “不是!”我下意识地反驳。

  “我赌输了。”亚良却对着那人沮丧道。

  “原来是你。可爱的小姐,咱们的生意可能做不成了,因为这人是早和我有交易的。”那医生说。

  亚良对我笑了笑,站起身准备和那人离开。我拉住他:“你可以拒绝的,这种以人命为注的赌约是违法的!”

  亚良推开我的手,对我道:“人世太苦,我寻不到梦中的净土。”

  直到两人离开很久,我才苦笑一声,蜷缩进沙发里。

  几天后,我离开了这座城市,在另一座城市寻了份普通的工作。

  有老板替我惋惜:“你都是这行的老‘猎头’了,放弃多可惜。”

  我一笑而过。在那人的眼泪从我心中模糊前,我想我再也无法将那些畸形人当做“物品”了。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Powered by Discuz! X3.1
*2001-2013 Comsenz Inc.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 |
Copyright 2013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